篮球巨星大奖
教師風采

劉詩白:智者敢為天下先

時間:2017-11-24 11:25:05  作者:記者 魯磊 通訊員 殷櫻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查看:1508  評論:0
內容摘要:著名經濟學家、西南財經大學教授劉詩白 受訪者供圖參加完一場學術研討會,劉詩白徑直回到位于西南財經大學的家中。一碗南瓜綠豆湯、一兩米飯,已足夠92歲的他吃飽吃好,“老人飯吃七分飽,這樣也不會過剩嘛”。此前不久,他剛獲得了第六屆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100萬元獎金,他一分沒留...

劉詩白:智者敢為天下先

著名經濟學家、西南財經大學教授劉詩白 受訪者供圖

參加完一場學術研討會,劉詩白徑直回到位于西南財經大學的家中。一碗南瓜綠豆湯、一兩米飯,已足夠92歲的他吃飽吃好,“老人飯吃七分飽,這樣也不會過剩嘛”。

此前不久,他剛獲得了第六屆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100萬元獎金,他一分沒留,全部捐贈給西南財經大學。

他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的奠基者和探路人,大半輩子都在跟經濟打交道。他自稱“90”后,對于新鮮事物,他都樂于接受。無論去哪兒,他總會隨身攜帶一個平板電腦,關注網絡上的新聞時事,也會在微信朋友圈里評論點贊,感嘆網絡的快速與便捷。

年輕人很容易會被這位“90后”老爺子的精氣神折服。他不打瞌睡、思路清晰、聲如洪鐘,回憶過往娓娓道來,一聊就是兩個多小時,中途不喝一口水、不跑一趟廁所。末了,還不忘道一句:“麻煩您啦!”

他談馬云,談正在蓬勃發展的互聯網金融,大腦轉得飛快:“沒有固定不變的商業模式,也沒有固定不變的金融業態,新生事物有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

常常有人向他請教“養生之道”。他說:“人活著,一刻也不能停止思考。”

“我思想轉彎比較早”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把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當時,社會主義所有制的“一大二公”依然是主流意識。這給經濟學領域提出了新的課題:拿出新的理論,破解人們在思想上的禁錮。

劉詩白是我國較早提出社會主義所有制多元性的學者之一。1979年,他就開始思索,如何構建多樣所有制結構,尋找公有制新的實現形式,以取代傳統的國有國營模式。

他說:“沒有理論的創新,我們的任何改革開放新政策都難以執行。”

基于這樣的認識,劉詩白不斷發表文章,著書立論,大膽突破禁區,闡述了社會主義所有制具有多元性和公有制具有多樣實現形式的觀點,從理論上解決了要不要非公經濟的問題。

1986年后,劉詩白又發表了一系列有關國有企業進行產權制度改革的論文,對過去理論界認為“離經叛道”的產權問題進行了探索。

“改革的核心是國有經濟,要把中央計劃體制變成商品經濟。”劉詩白認為,搞活國有企業,就要把國有企業變成獨立的市場主體,這就意味著企業要有能夠獨立支配的財產權。

財產權、企業財產權、企業法人、法人財產……這對當時的經濟學家們來說,都是些陌生的概念。產權問題一經提出,就引發理論界巨大爭論。劉詩白隨即發表了大量有關國有企業進行產權改革和組建股份公司制的文章,并出版了《產權新論》。

針對我國金融體制缺乏活力和資金分配吃大鍋飯的諸多弊端,他在1985年率先提出銀行企業化改革的設想。1990年,他提出的“緩解市場疲軟十策”又被中央采納,對治理當時的經濟疲軟起到了積極作用。

上世紀90年代初,隨著企業自主經營,價格放開,出現了價格波動、企業開工不足、生產力過剩的問題,他提出《轉型期經濟過剩運行》的論題和應對之策。隨著世界新的科技革命的興起,他又開始研究科學技術與新經濟的發展,《現代財富論》由此誕生。

進入新世紀,劉詩白仍思考不止,筆耕不輟,幾乎年年都有重要專著問世。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的頒獎詞這樣評價劉詩白的貢獻:“從他卷帙浩繁的著作里,可以觸摸到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起步、發展、繁榮的歷史脈絡。”

“劉詩白主張構建新的產權制度,是搞活我國國有企業的突破口。”當時的新聞輿論這樣評價。對此,劉詩白平靜而謙和,“在社會轉型時期,人們的認識有先有后,我不過屬于思想轉彎較早的人而已”。

理論創新并非無本之木、無源之水。對經濟學家來說,如果沒有親身的體驗,無法將自己的見解上升為理論,亦不能對社會有所貢獻。

劉詩白對國有企業市場化、企業產權等領域進行理論探索階段,跑企業、跑農村、跑工廠是家常便飯。

早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他就密切關注剛成立不久的深圳特區,幾乎每年都要前往廣東和特區進行調研。后來,他的調查范圍也從深圳、珠海等特區擴大到珠江三角洲以及后來崛起的無錫、溫州、上海……

從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生動實踐中,他給自己的理論探索找到了有力依據,更加強化了其一貫主張的理論研究要為經濟建設和改革服務的思想,使自己的許多對策建議屢屢為政府決策部門所采納。劉詩白說:“經濟學家的正確思想只能來自于實踐,書齋里永遠找不出現成的答案。”

讀書與寫作是堅持一生的樂事

如今,劉詩白已是四代同堂,他的三個子女深受家門影響,都做了大學教師。

1925年,劉詩白出生于書香門第,父親是北大歷史系畢業的高才生,母親也擅長詩詞歌賦,家里豐富的藏書和濃厚的文化熏陶,使他從小就熱愛文學和社會科學。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前夕,劉詩白跟隨家人從上海擠上回重慶萬縣的小輪船。不久后,12歲的他便在《萬縣日報》發表了一首詩,呼吁民眾團結一心堅持抗戰。他還曾經以筆名“劉影茶”在當時重慶《新民晚報》等媒體上發表抗戰的散文和小說。

逃亡路上,劉詩白耳聞目睹侵略者的野蠻暴行,切身感受到中華民族的孱弱,心中萌生出救國興邦的愿望。在重慶讀中學時,大后方風起云涌的抗日救亡運動和國統區無產階級革命文化的傳播,也對他影響極大。

劉詩白年輕的時候熱愛文學寫作,魯迅、巴金的著作讀了個遍,他還特別喜歡讀高爾基的《母親》、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顛沛流離的逃亡生活,更讓他如饑似渴地閱讀《新華日報》等解放區出版的革命書刊,以及左派學者的哲學、社會科學論著。

1942年,劉詩白考入武漢大學經濟系。當時的大學學風濃厚,到處都是“風聲雨聲讀書聲”,大家談論的總是“家事國事天下事”。人們思考的問題是民族的解放、國家的興亡。劉詩白至今印象深刻:“當時的年輕人十分愛讀書,即使物資生活艱苦,但精神生活很豐富。”

《資本論》是劉詩白步入經濟學殿堂的向導,年少時,他就已經接觸和閱讀過這部著作。進入大學后,他進一步閱讀了馬克思的經濟學著作,還讀了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大衛·李嘉圖的《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和馬歇爾的《經濟學原理》等大批西方經濟學原著。

回憶年少往事,他總是興致勃勃。雖已是耄耋之年,劉詩白仍清晰地記得年輕時讀過的一系列書籍,甚至連翻譯者、出版社都記得清清楚楚。他笑著說:“人老了,就容易記遠不記近。”

每天上午,劉詩白總會在書桌旁伏案寫作3個多小時,下午拿著放大鏡看文獻。他一生堅持寫作,最近準備重新編輯出版自己的全集。全集一共8卷,洋洋灑灑數百萬言,全部由他親手寫成,誠如他說:“習慣成自然。”

“就像人要吃三頓飯一樣,長期從事專業工作,自然就停不下來。”劉詩白說,讀書與寫作是他堅持一生的樂事。

即使在92歲高齡,一天中的多數時間,他都在思考經濟學那些未解的問題。“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模式堅持了社會主義制度的性質,不是照搬西方的市場經濟,更不是美式的自由市場經濟模式,發揮了市場基礎調節作用,又有效發揮了政府的職能,既重視效率又講求公正。基于我國實踐的經驗,完善社會主義的市場機制,這是今后的重要任務。”他說。

劉詩白還特別關注當下經濟發展的最新形勢。他說,中國人走的“脫貧攻堅”道路,給全世界上了一堂生動的課。“中國已經富起來,特別是這五年,日益走向國際舞臺的中心,向全世界發出聲音,這個聲音還在增大。現在我們有條件在文化上繁榮起來,成為文化大國,我們需要構建中國理論、中國話語,創建中國特色的哲學社會科學體系,時代的偉大重任落在了我們的頭上。”

教學路上的一名老兵

將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的100萬元獎金全部捐贈給西南財經大學,劉詩白希望更多有志之士參與到經濟學研究中來。此前,他還設立了“劉詩白經濟學獎”,旨在推動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發展。

劉詩白在西南財經大學工作時間超過半個世紀,仍稱自己為“教學路上的一名老兵”,他很欣慰自己在少年時選擇了從教之路。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李義平曾是劉詩白的學生,可直到現在,如果遇到問題,他還是像當年一樣興匆匆地找到老師“擺談”。在李義平看來,劉詩白會把實際問題上升到理論基礎,善于從實踐中解決中國經濟問題。“既是經濟學家又是教育學家,然而,教育學家比經濟學家更稀缺。”

李義平至今對在劉詩白門下學習的情景記憶猶新。“他會帶著我們研讀馬克思的經典原著,特別是《資本論》,讓學生有扎實的經濟學功底。他還叮囑同學們,搞經濟學研究要有超前意識、實踐意識和民族意識。”

姜海洋大校是劉詩白2008年開始帶的國防專業博士生,當他快畢業時,劉詩白已經86歲高齡。姜海洋原本以為導師把畢業論文的摘要和目錄看完,就很了不起了,沒想到劉詩白不僅看完了15萬字的全文,還對定義、用詞、數字等表述不準確的地方進行了詳盡的批改和標注。論文上畫滿了一道道紅色的批注線,不少頁面上都有折痕。

在教學中,劉詩白重視與學生進行問題討論,注重理論聯系實際。因為年事已高,劉詩白近幾年已經不再帶學生,但他依然關注著學生的發展。他要求自己的學生要樹立思維創新意識,年輕學者要敢于大膽質疑。

“要立足新實際,探討新理論。”劉詩白還對青年學生提出建議:現在中國社會主義事業越加宏偉,需要研究的問題越來越多,也有更好從事研究的條件和機會。要提高研究成果的質量,做大學問,去解決實踐中遇到的大問題。

劉詩白在西南財經大學工作數十年,1985年至1990年,他擔任西南財經大學校長。那時,他大力開拓創新,推動教學質量提高,學術水平提升,學校增進聲譽。用西南財經大學原校長王裕國的話來講:“他是打開校門的首位校長。”

王裕國回憶,上世紀80年代初,改革開放方興未艾,但服務社會經濟發展的高等院校學科水平較弱,欠缺高等人才。劉詩白請來一大批經濟學家來校任兼職教授,開拓師生學術視野,推動青年教師快速成長,不斷提高學術水平。劉詩白還支持青年教師去國外進修,引進有潛力的青年教師,如今他們已經成為學科帶頭人。

那時候,劉詩白常常利用休息時間從事實踐研究,深入各地的工廠、農村進行調查,也多次去國外考察和講學。他每次從外地回來,第一句話總會問“學堂最近如何”?他愛把“學校”稱作“學堂”,在外面見到的新鮮事物,回校后他會與師生分享,讓大家開眼界、長見識。

年輕時常年堅守在教學崗位,即使退休后,劉詩白依然住在校園里,他說老師最大的幸福,就是離學生近一點。如今,每天晚飯后他都會在校園里散散步,“看著年輕人的身影,不知老之將至”。

“德才兼備,德總擺在前面的。”劉詩白希望大學生不僅要學好專業知識技能,還要胸懷大志,首先要把國家放在心中,才能成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英才。

來源:《中國教育報》2017年11月23日第4版 版名:新聞·人物          責編:陳志遠


相關評論

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許可證號:ICP備18014163

電話:15210877908 E-Mail:[email protected]

中國縣域經濟網 官方微信號:zgxyjjxw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12號

中國縣域經濟網 2011-2018

篮球巨星大奖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手机棋牌游戏 1 1 3 6注码法如何使用 幸运飞艇pk10直播开奖 重庆时时大小技巧 金龙酒店十八桑拿价格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中信福彩app免费下载 抢庄牛牛下载 快三大小单双计划软件 西甲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