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巨星大奖
青少華文

當時只道是尋常

時間:2018-11-10 22:17:56  作者:邯鄲一中B5張思博  來源:中國縣域經濟網  查看:1429  評論:0
內容摘要:(文/邯鄲一中B5張思博)凡世的矛盾與錯過,人心的執念與掙扎,不可避免地讓心中的璞玉落滿塵埃,當光陰洗凈鉛華,驀然醒悟,一切一如初見時。                     &...
(文/邯鄲一中B5張思博)凡世的矛盾與錯過,人心的執念與掙扎,不可避免地讓心中的璞玉落滿塵埃,當光陰洗凈鉛華,驀然醒悟,一切一如初見時。                           —題記                
       壹(雛鷹已長,當空而舞)
遠處,天邊,殘陽如血。漫天翻滾的云浪卷舒有致。近處,一通身白衣的俊朗少年,將手中的長劍舞地破空生風,驟得,他停了下來,自語:“是該出去闖闖了。”此時,一中年夫婦走向少年:“白兒,你要離開了么?”少年目光堅毅,“沒錯,孩兒須走。”說罷,將長劍豎直向上指天,旋即斬下“吾之劍,此欲一斬牽掛,父母不必為兒憂。”攸的抬起,令劍在空中劃出一個圓潤的弧線。“次斬憂愁,祈愿父母煩惱永別離。”末了,手擲長劍拋空,少年單膝跪地。“此之末斬平凡,孩兒不取功名誓不還!”
身前,斜插在地上的劍回音四射,劍身映出耀眼白光。他,是李白。
       貳(石韞玉而山輝)
豪門大宅,中堂之上,光祿大夫兼秘書監,賀知章端坐。“大人,這是李白的詩。”
賀知章接過仆人傳遞,左手捧卷,右手輕撫長須,微吟《烏棲曲》“吳歌楚舞歡未畢,青山欲街半邊日,銀箭金壺漏水多,起看秋月墜江波,東方漸高奈樂何!”又吟《烏夜啼》“黃云城邊烏欲棲,歸飛啞啞枝上啼。機中織錦秦川女,碧紗如煙隔窗語。停梭帳然憶遠人,獨宿空房淚如雨。”吟畢,驚嘆“李白天上謫仙人也!”。“快,快將李白請來!”
再吟《蜀道難》,開句“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難,難于上青天!”應聲拍案:“好!”
續吟“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又拍案:“好!”
接吟“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再拍案:“好!”
“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陡然起身,大贊“可泣鬼神矣”
口語化的語言融入嚴謹的平仄格律中,清水出芙蓉,不是仙人是什么?
聽得賀大人吟誦,李白想起入川時,山蜿蜒千里,青峰高聳入云,有擎天之勢。巨松盤桓絕巘,黃鶴獨立巉巖。云若萬馬奔騰,飛瀑直掛天崖。江流曲折回旋奔騰不息,逆流而上,浪遏飛舟,兩岸猿啼使人愁。聽完賀大人吟誦,不覺感慨道“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一老一少,心有靈犀。
賀知章突問:“會飲酒否?”,李白一樂,笑答:“朝飲,暮飲,夢中飲。”賀知章更為贊嘆,突地似是想到什么,對李白言道:”愿引君見于圣顏。”
一陣清風襲來,李白衣袂飄逸翩然。                              
叁(興酣落筆搖五岳,詩成笑傲凌滄洲)
朝堂,金碧輝煌。唐玄宗降輦步迎,親手調羹,賜食七寶床前。君臣對答,多為詩歌藝文,李白從善如流。玄宗即令李白供奉翰林之職。
李白受職欣喜若狂,歸而賦詩曰“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篙人”。
誰知此后,玄宗每有宴請或郊游, 必命李白侍從,賦詩紀實或娛樂。初春,玄宗于宮中行樂,李白奉詔作《官中行樂詞》,受賜宮錦袍。暮春,興慶池牡丹盛開,玄宗與楊玉環同賞,李白又奉詔作《清平調》。
李白日漸厭倦。一日,醉酣之時,忽接宦官高力士傳詔起草詔書。李白席地而坐,令高力士“為吾脫靴”,飲酒之間,揮筆寫詔。又筆走龍蛇,衣袖生風,速就《古風》一首:“一百四十年,國容何赫然,隱隱五鳳樓,峨峨橫三川,王侯象星月,賓客如云煙……獨有揚執戟,閉關草《太玄》。”詩如天上星斗,照于金色殿堂。
高力士受此辱,深恨之,讒謗李白于玄宗。玄宗從此疏遠李白。
肆(我是人間惆悵客,唯求天下一知己)
酒肆,八仙桌旁,李白自斟自飲,百般無聊,間或細數茶葉。下人進來遞上一信,乃友人元丹丘回函。“汝言吾摯友岑勛來信,邀吾于穎陽山居一聚?甚好,吾將前往。”李白面露喜色,當即啟程。
穎陽山生機盎然,青樹翠蔓,林間鳶飛猿啼。 山上亭中,與岑勛元丹丘相會,李白即言:“不以千里遙,命駕來相招。多日不見二位兄長,甚是思念。”寒暄過后,三人舉杯,一飲而盡,齊道:“好酒!”岑勛:“太白兄,吾聽聞汝近日仕途順暢,也不負汝昔日之愿。”                   
李白:“差矣,一言難盡。”元丹丘見狀,笑道:“不提那些,今日聚此,只為飲酒賦詩。”岑勛,李白忙道:“所言極是。”李白舍去酒杯,端起酒壺仰頭悶下,詩如挾天風海雨迎面而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一 殤 《將進酒》橫空出世!
元丹丘,岑勛沉浸在忘我的詩情中。須臾,岑勛道:“太白兄真乃仙人也,此詩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元丹丘也大笑道有同感。李白淡然一笑,拎起酒壺,走到一寂寥無人處,他豪飲一口,爽冽的美酒變得苦澀,臉頰上幾滴晶瑩的東西,不知是酒還是淚。
摯友啊,我詩雖佳,你們可知吾的孤獨?摯友如此,又與天下不與吾相識的人何異?此生可求不多,唯求一知己。
伍(迷弟杜甫的前世今生)
襄陽,喧鬧的街道。“賣果兒,賣果兒嘞!新鮮包甜嘞果喂!”“新鮮豬肉,驢肉,現切現賣!”各種方言的吆喝聲四起。清晨,早市是最熱鬧的。
“你們聽說了嗎?那名聲很大的‘御用文人’李白又作了首難得的詩!”滿臉橫肉的屠夫手拿一卷紙本,沖旁邊賣水果的炫耀。馬上有人圍來:“那個李白,到底寫了什么詩?”
屠夫一臉傲然,好似那詩乃己所作:“‘將進酒’!”
猛然,屠夫發現手中紙本已消失。見一青年,粗布衣衫,眼眸似星辰閃耀,將紙本搶在手中。
“杜甫,怎么又是你!”屠夫直跺腳。“大哥,先別急,吾觀汝近日愈發英俊,不知可否將這抄本借吾,吾抄畢即還!”杜甫從容說道。
屠夫聽后面色一沉,“杜甫,上次你搶走《古風》抄本可是旬月才還,還有那《烏棲曲》”
不等屠夫說完,杜甫嘆了一口氣:“大哥,莫提往事矣,給我來三斤豬肉,包好。”“好嘞,那這手抄本你可要盡快歸還啊!”屠夫迅速換了語氣,喜笑顏開。
“吾知也”,杜甫提著豬肉,拿著手抄本奔向家中。
一輪紅日緩緩升空。
杜甫推開柴門,喊道:“爹娘,孩兒回來了!李白又有新作啦!”母親聞訊,揉揉眉頭,“孩兒,打小你就喜歡李白,李白有那么好么?”
時光緩緩倒流。
父親滿身疲憊返家途中,想到兒子杜甫,心中不禁泛起一陣柔軟,嘴角露出了微笑。孩兒雖是七歲八歲討狗嫌的年齡,但很少鬧騰,卻喜歡翻閱書籍,時常拽著自己衣袖,纏著要聽文人墨客、詩詞名句。
“孩兒,近日為父要講的是新出才子,其文燦如星斗,其人飄搖不羈。更為難得的是,此人只比吾兒年長十一歲吶。”
“真的嗎?那爹你快說嘛!”
“此人李白,為父記得他曾寫過一首《靜夜思》:床前明夜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杜甫眨著大眼睛,搖頭晃腦,似在品味此詩。
“此詩較短,為父能夠記下。另有幾首稍長,如《烏棲曲》《烏
夜啼》,為父記不住了。不過呢”
“爹爹!我也要做詩人!像李白一樣的詩人!寫好多好多優秀的詩!”
“那孩兒是不是要超過李白呀?”
 “為什么要超過李白呀?”
父親一時語塞,只好接著自己的話題:“好,孩兒有志氣!為父雖記不住李白其他詩,不過呢,街頭早市口那屠夫也很喜歡李白的詩,回頭待為父找他一遭,看看有沒有李白新作?”
 “爹,不必勞煩您了,孩兒自己便可。娘說了,自己的事要自己做。”
夜里,杜甫夢見自己成了一位偉大的詩人,寫盡人間疾苦,閱盡萬般滄桑,。窗外的月光灑進屋內,灑在杜甫的臉上。襯得一片安詳。
陸(山雨欲來風滿樓)
長安。未央宮。
一人多高的銅鏡面前,楊玉環拿著眾多玉簪搔首弄姿,轉而扭身,沖旁邊身著便衣坐于金絲楠木椅上的玄宗嫣然一笑,發嗲道:“陛下,”
“愛妃怎么了?”玄宗一臉寵溺,“臣妾委屈,”楊貴妃突然換了一副臉色,潸然欲泣,畫風突轉令玄宗有些措手不及,不過他還是輕輕攬過貴妃,將她擁入懷中,“愛妃有何委屈,皆可告訴朕,朕替你做主。”
“是那李白,上次他就寫首什么破詩,還要臣妾去為他磨墨,高力士為他脫靴,臣妾每每想到這里,便氣不過嘛。”玉環繼續嗲。
豈料原本豪氣十足的玄宗頓時陷入沉默,深深地思考,楊貴妃在旁也明智地沒有去打擾,良久,“唉,罷了,”玄宗看了看貴妃,“放心,一切有朕在。”
“來人,召李白入京,即刻起朝!”
朝堂之上,文武百官側立于兩旁,燦然的龍椅一如當時模樣。李白看向玄宗:“不知陛下詔臣前來所為何事?”
玄宗道:“愛卿入朝兩年矣,現有黃金百兩,愛卿自行離去吧”玄宗說得委婉,卻十分堅決。
李白心知原因,卻郁氣不平:“敢問李白所犯何事?”一旁高力士:“大膽李白,汝多次頂撞陛下足以將汝斬首!”“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李白毫不退讓。
瞥見李白腰間從不離身的佩劍,他驚道:“朝見吾皇,汝還敢腰佩劍,快來人,將李白拿下!”
“爾可試試!”李白拔出佩劍遙指高力士,目注秋水,宛若天神,劍身反射的光映射著在場每個人的心。
“夠了!”唐玄宗一聲喝,將剛剛劍拔弩張的氣氛打破,他看了看高力士,又扭頭對李白說:“你走吧,朕意已決。”“陛下,臣會走的,這金子,還是留給陛下吧。”說罷,李白沖玄宗長長一個揖,扭身離開大殿。
“退朝!”玄宗一拂袖子,向未央宮起駕。
遠遠的有李白的聲音傳來:“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頗得蕩氣回腸。
柒(人生若只如初見)
洛陽,陰云密布,明明是白天,卻十分昏暗。李白漫步于街頭,忽然聽見路旁一家私塾中有吟誦聲傳來:“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他頓時一驚迅速跑向私塾。
李白到那私塾近側,開口:“敢問汝等剛吟誦所為何詩?”
塾師答:“飲中八仙歌。”
“何人所作?”
“杜甫。”
即尋杜甫,見一青年粗布衣衫,面容清矍。青年仿佛感受到李白的目光,緩緩抬起頭來。這一刻,時空宛如定格了。兩人都笑了,十分燦爛。天空中的烏云從中間裂開,太陽終于沖突污濁,破開層云,用光芒為這人間染上一層金色。
“在下杜甫。不知兄臺?”
“在下李白。”
恰如孔子見老子,二人相見恨晚,攜手步入酒肆,對桌而坐。李白舉杯相邀,“子美兄,請!飛蓬各自遠,且盡手中杯。”
杜甫道:“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
李白笑言:“堯舜之事不足驚!圣人說君子用之則行,舍之則藏還請子美兄滿飲此杯吧!”
二人相約同游梁宋和齊魯。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飲酒賦詩,六博畋獵,情同手足。此后一別,竟成永訣。
捌(此心安處是吾鄉)
李白想了很多,自己因朝中奸人而遭放還,只恐自己身邊還有其眼線,怎可因自己而連累子美……
游行遍至桃花潭,李白受到當地人汪倫盛情款待,心中便有了主意。
及離行,李白踏上了行往東方的小舟,汪倫踏著急切的腳步,來為李白送別,“太白兄,此去經年,也許是最后一次相見了……”“吾為汝作了一首詩: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贈我情。”李白又道:“李白有一不情之請,還望幫吾大肆傳之,愈廣愈佳,方令天下人皆知!”汪倫未多想,只當李白感激,便應下,兩人離別后,汪倫即著手宣揚詩仙風采。于是,膾炙人口的《贈汪倫》便蔓至天南海北。
    不久,又一篇篇詩作隨李白的行徑大放異彩。
《贈錢征君少陽》《江夏贈韋南陵水》《送楊山人歸嵩山》《白云歌頌劉十六歸山》等出世,只是,只字未提杜甫……
李白此時已經六十一高齡了,戰亂紛擾,瓦釜雷鳴,他仍執著于回到自己的家鄉,不過,上天此次沒有順他的心。
病魔來得竟是如此快,李白倒于當途,靠著人的攙扶與擔幫勉強前行,“停!”李白突然大喊,他哭了起來,像個被搶去糖果的孩子,忽而又大笑,狀若瘋癲,“哈哈!天姥,蓬萊,東島,吾將來也!”
他這是又想杜甫了……
李白又平靜下來,良久,他對周圍眾人道:“世人稱吾為天仙,醉來掉落往人間;吾笑他人看不穿啊。”又看了每個人一眼:“李白在此謝過,還望將吾葬于家鄉之土,李白,去也!”
那往日神采熠熠的雙眸變得暗淡,而后永遠地閉上了。
李白終年六十二歲。                                  
后記: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戀人之間會有,知己之間也會有,那細若游絲的情感即便世上最堅利的刀劍也無法斬斷……
    李白眾多贈朋友之詩經宣揚后,人間頓時沸騰,杜甫諸多友人見無杜甫的,便好奇問杜甫:“李白為何不寫予汝?”

杜甫堅定道:“太白兄定有其深意,爾等怎得知!”后來,杜甫一生雖有大風大浪,貧窮困苦,卻終未被李白因得罪權貴而牽連,平安一生。也許,這才是李白最想看到的吧。沉思往事立殘陽,當時只道是尋常啊。   

                                                                                         編輯:蘭天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穿越歷險記
相關評論

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許可證號:ICP備18014163

電話:15210877908 E-Mail:[email protected]

中國縣域經濟網 官方微信號:zgxyjjxw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12號

中國縣域經濟網 2011-2018

篮球巨星大奖 pk10直播开奖赛车App 吉林时时网上购买 网赌mg不爆分一直输 时时彩宝贝计划网页 什么叫后三组选包胆 江西时时历史开奖结果 数21游戏技巧 最新版百人棋牌 二人斗地主抓多少牌 pt电子刷流水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全天时时彩最准计划